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关键词看2016年反腐

   近年中国在反腐败斗争和廉政建设上取得了巨大成就,从每年不同的反腐“动态”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腐的成效正在逐日显现。

  如果说,2015年初,我们面临的形势是“腐败和反腐败呈胶着状态,我们在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上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到了2016年初,就已成为“使不敢腐的震慑作用充分发挥,不能腐、不想腐的效应初步显现,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这一年即将结束,在2016年又出现了哪些新变化、新气象呢?

  在这一年里,《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成为各级党组织完善党内政治生活、加强党内监督的行动指南,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对进一步加强反腐成效提供了制度性保障。

  在这一年里,海外追赃成果显著。据了解,今年“天网”行动共从7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908人,其中外逃国家工作人员122人,追回赃款23.12亿元,“百名红通人员”19人。大家最关注的“打虎拍蝇”,今年也呈现出了几个新特点。

  无期徒刑

  “海运仓内参”(ID:hycplb)了解到,今年全国法院共一审开庭审理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42人,宣判34人。

  其中有7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令计划、郭伯雄、申维辰、金道铭、杜善学、万庆良、谭力。

  十八大后,共有10位省部级及其以上的高官被判处无期徒刑,除了上述7人,还有王素毅、刘铁男在2014年被判无期徒刑,周永康在2015年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中,王素毅也是十八大后被查的省部级官员中,第一个走向法庭接受审判的官员。

  落马官员从被调查开始,到被双开、移送司法、提起公诉和一审宣判,需要一定的时间过程。所以,2016年呈现出众多“老虎”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现象,既是反腐斗争形成压倒性态势后的呈现,也是此前两年大量“老虎”落马后依法完成调查-审判流程的结果。

  死刑与终身监禁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受审的省部级高官中,首次出现了被判处死刑的“老虎”。2015年11月,刑法修正案开始实施后,“慎用死刑”愈加成为当下司法实践的大趋势。但这不意味着法律的准绳有所动摇。

  今年11月11日,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故意杀人、受贿、非法持有枪支、弹药、非法储存爆炸物案,认定被告人赵黎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还有官员被判终身监禁。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堪称“老虎”里受贿金额最高者之一,落马后以受贿罪被控受贿超2亿。今年10月9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白恩培犯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适用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和假释。

  降职处分

  在今年1月初,中纪委官员正面回答了有关四川省长魏宏被查的传言:魏宏同志涉嫌严重违纪,正在反省思过,下一步将根据违纪情况作出处理。

  “反省思过”是中纪委的新提法,与之前的官员“出事”后会立刻被宣布调查不同,魏宏虽然涉嫌严重违纪并被调查,中纪委还是给予了他“反省思过”的机会,这也体现了中纪委新年“办案”的新思维。

  “反省思过”是去年以来,中纪委通报省部级官员的违纪违法问题时,继“严重违反党的政治规矩”、“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等表述后的新提法。后来,魏宏官职连降四级,被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今年有多位官员遭遇了这样的降职处分,有媒体称之为“断崖式下跌”。比如,今年4月,中纪委对贵州省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孔令中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决定给予孔令中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处分,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异地受审

  落马官员异地受审的现象越来越常见。今年3月,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受贿一案。山东“老虎”王敏的受审地点是在千里之外的浙江宁波。异地审案可以保证审判不受“地方主义”的干扰,比如,广东“本土高官”、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就被安排到广西南宁受审。

  据不完全统计,2003年以来,异地审理的三十多起高官贪腐案件中,至少10起在北京审理,8起在山东审理,4起在河北审理,两起在江苏审理,两起在河南审理,两起在天津审理,陕西、重庆、湖北、福建、浙江、安徽、吉林各审理1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