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警惕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

  ●在一些西方国家,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之所以坐大,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中产阶级萎缩、贫富分化加剧是主要因素。
 
  有人说,民粹主义像雾像雨又像风:有时是进步势力的工具,有时是保守势力的工具;有时是左翼力量的工具,有时是右翼力量的工具,总让人琢磨不透。当前,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出现了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的趋势。如英国公投“脱欧”,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借欧洲难民问题发表反穆斯林移民的言论等。它们都有一个鲜明的特征:以民族主义的面目出现。正如美国学者约瑟夫·奈所说的,它们是“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主要包含两个方面内容:一是热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二是以维护本民族利益为由反对、排斥其他国家和民族。如果一个人尤其是公众人物的言行主要表现为热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这不仅无可非议,还会赢得本国、本民族人民的赞赏。像中国明代的抗倭英雄戚继光,“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的左权将军等,一直为中国人民所敬仰和缅怀。但是,民族主义一旦沾染上民粹主义色彩,把珍爱自己民族的情感异化成憎恨别的民族,就不仅具有排他性,有的还具有灭他性。对于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爱因斯坦有过这样的评价:“民族主义是一种发育未全的疾病。它是人类的囊虫。”


  在一些西方国家,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之所以坐大,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中产阶级萎缩、贫富分化加剧是主要因素。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4年,发达国家65%以上家庭的实际收入水平停滞不前或下降。根据美国官方数据,美国最穷的20%人口的收入仅占全民总收入的3.1%,而最富有的20%人口的收入占到51.4%。随着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一些美国人开始痛恨现有经济体制,认为它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社会出现了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倾向,有人担忧外国移民抢走自己的工作,有人甚至主张以强硬手段和暴力对付外来移民等等。


  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在西方发达国家抬头,产生了很大的负面效应。近年来,德国右翼分子制造的暴力案件不断增加,德国司法部称其互联网上种族主义和排外的煽动性言论泛滥成灾;部分中东欧国家由于诸多经济和社会问题无法得到妥善解决,以种族主义、排外主义为特征的极右思潮在普通民众特别是年轻人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呼应。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以维护民族、国家利益为招牌,打着“爱国家、爱人民”的旗号,很容易得到公众的认同,反对者往往顾忌被扣上卖国的大帽子而不得不保持沉默;政府在管控民粹主义者非理性行为时也更加谨慎,甚至不敢作为。


  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极具传染性,容易在全世界扩散开来。当前,我国面临的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各国之间尤其是大国之间的竞争和博弈日趋激烈。同时,我国正处在由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国家的关键阶段,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深刻转型,收入差距拉大、反腐败斗争形势严峻等一系列深层次矛盾问题日益凸显。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一定要警惕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努力避免其干扰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大局;尤其要着力解决好民生问题,铲除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的社会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