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求贤》关注副校长王硕教授:《我的根 在祖国》

    由天津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指导、天津日报集团主办的《求贤》杂志,在2012年6月刊,以《我的根 在祖国》为题,用4500余字的篇幅,报道了我校副校长王硕教授心系祖国、攻坚克难、学术建功的历程,折射出我校良好的校风学风及爱才用才的良好用人环境。《求贤》杂志是天津市惟一人才类期刊,作为新形势下宣传组织人事工作和各类人才的先进事迹,研究人才理论的阵地,在社会上赢得了良好的赞誉。

《求贤》杂志2012年6月刊封面

我的根在祖国

  ——访天津科技大学副校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王硕

  ◎文/冷珊珊摄影/袁丽

    王硕,1969年7月出生于天津,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博士学位,现任天津科技大学副校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天津市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食品营养与安全重点实验室主任,市政协常委、天津市青年联合会十二届委员会副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他在免疫快速检测技术研究和小分子免疫检测理论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先后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等多项科研项目,总经费近2000万元,曾荣获教育部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天津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天津市人民政府杰出青年奖、“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和天津市“十大杰出青年”称号等,曾入选人事部高层次归国留学人员基金资助计划(全国20名)和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等。

    记者面前的王硕儒雅大方、待人真诚、随和亲切,一提到有关食品的话题,便神采奕奕,侃侃而谈。这位集“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天津市“十大杰出青年”等诸多荣誉于一身的食品安全专家,他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他的求知、求索之路是否有坎坷抑或是不平凡的经历?在公众关注的食品安全领域,他又有哪些独到的见解?带着好奇与问题,本刊记者对王硕教授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专访,关于求学,关于创业,关于他的专业––食品安全。

   阔别祖国十一年 出类拔萃令人羡

    21年前,从南开大学环境生物学专业毕业的王硕挥别了马蹄湖,来到被浩瀚湛蓝的大海和连绵起伏的山峦所环绕的澳大利亚,开始了漫长的求学之路......

    乍到异国的王硕忐忑不安,虽有全额奖学金做保障,但生活还是很拮据。乐观的他第一时间把读书作为目标。专业即是兴趣。回想8年的清贫生活,他并没有觉得有多苦,反而满足地说道:“对于读书的我来说,应有的条件都有了。”

    悉尼大学图书馆是澳大利亚最好的图书馆,在这里,王硕如饥似渴地汲取着专业知识。他的导师Kennedy教授是获得科学界最高荣誉“科学博士”称号的国际著名环境化学和免疫检测专家,也是国际污染物免疫分析检测的权威人物。他对王硕确定之后的研究方向起有关键作用,最重要的是在思考问题的方式上给了他很大影响。

    “出国前只要考试分数高就行了,但Kennedy叫我们自己独立地发现并解决问题。”王硕说Kennedy教会了他如何思考。到澳大利亚的当天,他便跑去实验室向Kennedy报到,Kennedy和他谈完话后,给他布置了一个题目,要求他一个月内完成。于是他每天起早贪黑地查资料,最后顺利地完成了报告,也得到了Kennedy的赞扬。后来在悉尼大学教课时,王硕发现学校没有统一的教材,很多课程的考试内容都是主观题,这样的考试方式十分考验学生的综合能力,要求学生独立思考问题。而今,王硕也是这样要求他自己的学生。

    在悉尼大学学习的8年里,王硕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研究“环境污染生物修复”课题时,他发现随着农药的大量使用,人类的健康直接受到损害。于是,他想找到一种既经济又便捷的方法对农产品的农药进行检测。自此,他开始了艰苦卓绝的科研生涯,在实验室中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工作,最终在食品安全免疫检测技术、有害物质的风险评估和控制等研究领域取得了显著的进展:他的“计算机模拟半抗原结构、预测抗体特异性”研究成为小分子物质免疫快速检测的重要理论基础,一举跨入世界领先地位;他在特异性抗原、广性抗原合成方面的工作被公认为ELLSA检测领域内屈指可数的领先人物之一;他的研究论文在全球知名科学家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博士后学习完成后,他被澳大利亚最高科学研究机构聘为高级研究员,也拥有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优越条件和丰厚待遇。

    然而,物质条件上的改善改变不了一位学者诚挚对待科学的态度。在海外,为了祖国科技事业的发展,他曾团结海外科学家组建了澳华科技学会,并任常务理事,为中澳科技学术交流起到积极推动的作用。他清楚地知道,始终萦绕在心头的是那一份浓浓的中国情,同时,他也深切地感受到祖国对他的召唤。

    1999年,江泽民主席访问澳大利亚。作为优秀留学生代表,年仅30岁的王硕受到了江主席的接见,在党的“请大家常回家看看”的召唤下,后来王硕曾多次参加教育部和人事部组织的回国考察,亲身感受到了我们国家日新月异的发展。“每次回国考察、各国留学生坐在一起聊天时,那种畅快的感觉是不言而喻的。人真的是离乡越久越能感觉到对祖国的牵挂和热爱。”王硕感慨道。

    是啊,游子总期盼着回家,国家也殷切地盼望着你们。

    归国拼搏近十载崭露头角众人赞

  走千里,行万里,还是回到祖国怀抱里。王硕选择做一粒种子,在祖国的泥土中发芽,也为这个充满生机的花园带来芬芳……

    2002年,王硕像往常一样从澳大利亚回天津老家休假。这时突然接到的一个电话––他人生的轨迹由此改变。他清楚地记得那个周末的下午,同样也是海归人才的天津科技大学魏大鹏校长听闻他回国,便给他打电话,说有时间请他去学校看看。王硕之前早就听说天津科技大学的食品专业在全国很有名气,便爽快地答应了。

    王硕和天津科技大学有着不解的情缘,也许是命中注定他会在这一片沃土上开辟一片广阔的天地。

    那两个星期,校领导几乎每天都陪同他到实验室参观,与他谈论学校的发展前景。校领导求贤若渴的热情让王硕看到了自己将来的发展空间,也感受到了学校对人才的高度重视。终于,他决心回国,以报答祖国的养育之恩。为了实现王硕的夙愿,妻子也放弃了深爱着的工作,无怨无悔地追随他回到天津。

    “其实在这之前还有个小插曲。那时天津市科委的领导去澳大利亚访问。市科委的老乡说如果我回天津工作,他们会尽力给予我帮助。”果然,王硕还没到天津报到,市科委就给予他重大攻关项目的资金支持。

    最终,那颗滚烫的爱国心终于落定故乡。天津,这座正在腾飞的滨海之城,展开热情的臂膀,真心迎接着王硕的归来。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信任和事业更重要。”从第一天到天津科技大学工作起,王硕便充分感受到被信任的幸福。尽管条件与国外相比仍有差距,但是十足的信念促使他有信心带领师生排除万难,掀开崭新的一页。

    为了提高实验室水平,学校专门花巨资采购了国际一流的实验室设备,食品学院院长还把办公室腾出来以改建实验室。22岁就出国生活的王硕深深懂得,一个幸福的家庭要靠大家共同的努力经营,实验室也如此。他抓住机会,只争朝夕,借鉴之前管理悉尼大学实验室的经验,大刀阔斧地进行培训、改革和创新。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实验室成立不久,王硕就建立了一套严格的规章管理制度,对每一台仪器的使用和数据记录都有具体细则,他深知只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才能为试验研究提供最好的条件。王硕带领他的科研团队争分夺秒地打起了科研攻坚战,实验室的灯经常亮到凌晨4、5点钟。

    事业蒸蒸日上,离不开家人默默地支持。妻子早已习惯了王硕每天的早出晚归,独自承担起所有的家务,不仅教育孩子,还要照顾老人。咿呀学语的儿子难得见到王硕,每次见到他时,总嚷着要和爸爸一起去自然博物馆,他每次都答应孩子,但至今都没让孩子实现这小小的愿望。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如今,天津大学食品营养与食品安全实验室已是国内该领域唯一的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担任主任的王硕在此主持了“农药残留物快速检测盒”等重大科研项目,一系列研究成果对食品质量安全性的提高具有重要意义,促进了食品产业可持续发展,在国际上获得了声誉,为国人扬眉吐气。

    除了在学术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王硕对教育也有自己的理解。

    “只要自己干好了,别人自然就能找到你。”朴素的言语中透露着王硕的执着。的确,是金子总会发光。他也经常这样跟学生说,学生也受益匪浅。如今他们有的也当了大学老师,有的成为了科学家,再次与王硕交流时,都十分感激他对他们的严格培养。

    作为主管研究生的副校长,王硕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如何培养研究生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对于工科学生来说,关键是加强动手能力,但前提是自己要有自己的思想,这样才能发现并解决问题。这是自己的资本,有了资本,什么都好说。在科学界,如果你有实力给别人解决问题,对方才能愿意和你坐下来谈合作,达到双赢。”而今随着教育部提出加强研究生质量的要求,王硕顿觉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但他仍迈着更加坚定而有力的步伐迎接一个又一个新的挑战。

  走近学者

  人物聚焦

  ■“我们现在正在研究更便捷、更便宜的检测条”

  ■“食品行业是一个良心行业,企业应该用良心去做事”

  ■“每个化学品都有毒,但使用时要有量”

  ■“要从管理学角度上来推进食品安全的进程”

  ■“我们应该变被动为主动,提前做好风险预警”

  对话王硕:

   记者:您带领团队把这个具有中国知识产权的“农药多残留生物免疫快速检测试剂盒”研发成功后,只花十来块钱,仅用十来分钟就可完成农药检测。但怎样让它在百姓生活中得到更多的应用,以最大程度地发挥它的价值?

    王硕:目前它在实验室中被广泛应用是因为专业人员懂技术,平常百姓会由于操作不当原因等造成检测错误。另外,百姓的生活还没有到达能天天应用它的水平。比如我买了一斤菜,才花了5块钱,但试剂检测盒却10块钱,我承受得起吗?

  记者:怎样来改善这现状呢?

    王硕:我们现在正在研究更便捷、更便宜的检测条,它拿来就能用,只要1块钱左右。但现在存在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只针对某一类或某一种农药来研究检测条,并不能覆盖所有的污染物。

  记者:近日有报道称茶有可能是毒品,18个抽样样品全含至少3种农残,有的多达17种农药。您觉得怎样最大程度地杜绝农药猖獗使用这种现象呢?

    王硕:食品行业是一个良心行业,企业应该用良心去做事。

  另外,其实现在很多人混淆了食品安全和食品合格的概念,食品行业肯定做不到零风险,国外也如此。国际上对很多化学物是有分类的,每个化学品都有毒,但使用时要有量。虽然我国食品安全有很多问题存在,但不要把问题扩大化,以免造成恐慌。世界上有上万种化合物,如果用各种方法去检测,能检测的过来么?现在很多人问我:“我们现在能吃什么?”其实我觉得从专业角度来说,就吃不同品种的食品来避免风险。

    记者:食品从田间到餐桌这段路有点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良恕曾说长期以来现代农业为了增产的单一目标,大量滥用化肥和农药,破坏自然生态系统,危害人类生存。从粮食、蔬菜种植的合理性方面来看,您觉得各监管部门、农民怎样才能从更长远利益出发,让食品从一开始就让人们放心?

    王硕:农药是把双刃剑。如果不使用它,农民收入会受到影响;如果使用过量,它会污染环境,最终进入食物链,影响人类健康。我国绝大多数农民独自承包土地,无法实施大规模作业,不像国外那样可以再几千亩的农场上间隔地喷洒农药,这种分散性的种植给管理造成了难度,因此不是简单地出台某种政策就可以的,而要找适合我国国情的办法,综合性管理。首先,各级政府应该加强对农药使用和销售的监管,不让剧毒农药流入田间;其次,要在农民收入不减少的情况下,鼓励农民使用降解期快的农药;再次,严格要求农产品的质量,不让不合格农产品进入市场。

  记者:目前在我国食品安全问题的关键检测中,解决科技瓶颈是关键。您在专业工作中的瓶颈是什么?您认为食品安全进程如何才能更稳定地快速发展?

    王硕:有时我们研究出来某个成果,但接着又会出现别的食品问题,于是我们又赶紧去寻找问题,由此一来,很是被动。我们应该变被动为主动,提前做好风险预警。我觉得国家应该加强风险预警监测,加大食品安全风险评估,更快地和国际化接轨。相关部门也要多做食品风险交流,多普及食品安全知识。

报道链接http://qxzz.tianjinwe.com/main-201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