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领导干部“网络恐惧症“从何而来

    最新一期《瞭望》杂志报道称:近年来,互联网对于公共事务和政策的影响日益深入,基层党委政府承受来自虚拟世界的网络压力与现实社会的发展压力双重考验。面对“网上被骂,网下加压”的境况,在基层干部中出现执政能力的“短板”现象。比如,网络“恐惧症”与“麻木症”并存,要么把网上舆论视为洪水猛兽,想当然地进行堵、封、瞒、蒙,结果往往适得其反;要么漠视网上民情而反应迟钝,贻误引导和处置的良机,导致“小事情”演化为“大事件”。

    笔者感到,报道中所指出的“基层干部网络‘恐惧症’与‘麻木症’并存”,是大有人在的,也是必须要加以解决的问题。

    目前,我国网民数量已突破4亿,而且据有关调查显示,87.9%的网民非常关注网络监督。当遇到社会不良现象时,99.3%的网民选择网络曝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借助网络评论参与重大事件,反映社情民意,表达自身诉求,网民群体已经成为推动政治、经济、文化与社会发展的一股重要力量。

    如果基层干部不能与时俱进,不愿、不会也不能应用这种现代的方式与网民保持沟通,就很可能变成虽然身在基层而心却与基层脱节的“聋子”、“瞎子”,或者变成视网上舆论为洪水猛兽的“傻子”、“呆子”,最终陷入“老办法不管用,新办法不会用”的尴尬境地。特别是面对一些可能诱发公共事件的问题看不出苗头,看不出倾向,看不出问题背后的民意和诉求,以至于小问题变成了大问题,小事件变成了大事件。再之,事件发生后,有些基层干部不善于积极应对,结果情况是越来越糟糕,致使问题扩大化、复杂化。

    也正因如此,报道称,重庆市去年在一千多名领导干部中进行的调查显示,在“与网民在线交流有哪些顾虑”的调查选项中,21%的人担心“说错话表错态”,42%不能接受“网民谩骂和嘲讽”,12.6%担心“被当面举报和质疑而难堪”。

    在笔者看来,基层干部的网络“恐惧症”和“麻木症”,其实质就是一种“本领恐慌”症。早在1939年,毛泽东同志就曾讲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我们队伍里边有一种恐慌,不是经济恐慌,也不是政治恐慌,而是本领恐慌。过去学的本领只有一点点,今天用一些,明天用一些,渐渐告罄了……学习本领,这是我们许多干部所迫切需要的”。70多年后的今天,重温他老人家这段讲话,仍然倍感亲切。

    毛泽东同志当年所说的“本领恐慌”,实际上是一种本领危机,一种忧患意识。这诚如报道中所说的,尽管这些年基层干部的网络知识、参与能力以及对新兴媒体传播规律的认识有明显提高,但总体上与广大网民尤其是网络意见领袖相比,基层干部大多处在“菜鸟”水平,弥补“本领缺陷”尚需要干部与“网”俱进。重庆市去年的调查表明,尽管干部整体上网率已超过90%,但多属浅层单向触网状态,81%的人只是上网“看看新闻”,不会使用QQ等即时通讯工具的达42.7%,对微博等社交网站完全不了解的达81.3%。

    由此可见,消除基层干部网络“恐惧症”和“麻木症”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提升他们的执“网”能力。要知道,执“网”能力也是一种“资本”,一种以知识含量为基础的“资本”,这种资本在诸种资本形态中最为关键,是各种生产要素中最稀缺的要素。缺少这种“资本”,“恐惧症”和“麻木症”就会借势而生;拥有这种“资本”,就会远离“恐惧症”“麻木症”,在网络民意中如鱼得水,游刃有余,使“上网交心下网服务”、“网上问题网下解决”成为一种常态。笔者认为,对此等道理,光靠说教是没有用的,关键是在选人用人上把好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