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莫以“知而不言”为美

    不知道从何开始,“知而不言”成了我们少数党员干部的立身之准。他们,不谈别人做过的坏事,不谈力所能及的好事,不谈自己做过的傻事;对他们而言“少说话”就是一种功劳。笔者感到,从严治党,即要求每名党员懂得“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该说的时候说话,才是心中有党的表现。

    “知而不言”不是“成熟稳重”。有一些成功哲学告诫人们,“学会知而不言,谨记言多必失”。而部分同志则将“不说话”列为最高准则,身为党员干部,能少说话,就少说话,不说话,则“混得好”。庄子虽说:“知道易,勿言难。”但“知而不言”的前提是“脱离尘世的悟道”,“胸中无道”又怎敢不言?在党内,有些人不说话的原因不是“得知大道”,而是“不敢说,不懂说,不愿说”“怕说了没用,不如不说”。对他人贪污腐败的事实不说,为的是“等组织调查时再说”;对单位违规违纪的安排不说,为的是“等事故总结时再说”;对维护人民利益的行动不说,为的是“等条件满足时再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无过便是功”就是如此。《韩非子•初见秦》有云:“知而不言,不忠。” 不说话掩饰不了“家丑”,不说话代表不了“稳重”,不说话逃避不了“责任”。无论资历、贡献、才干、环境如何,该说的时候不说,就是一种不敢担当的表现。当眼中的情况危及党的事业时,不敢说话,就是不忠,亦当挨罚。

    “知而不言”不是“埋头苦干”。“少说话,多做事”并不是让我们“不说话,光做事”。有些同志认为,领导指示什么就做什么,上级安排什么就干什么,不思考、不反对、不建议,就意味着奉献。“埋头苦干”的确是好的,近年来,我们也缺少“说话少、能干事”的务实干部。但“缄口不言”不是务实,一味投“赞成票”,不投“反对票”,不利于党的发展。党员干部,不单要静下心、沉住气去干,还需要带问题、抬起头去看,也需要明是非、懂事理去说。明知道工作思路不对,但还是不愿提问、不愿建议、不愿思考,只要自己不负责任,就按指示闷着头干,这不是“执行力强”的表现。近年来出现的一些执法乱象,一方面是单位领导组织安排出现的问题,另一方面也与执行者盲目服从有关。“听党话、跟党走”是在意识层面上对党的决策高度认同,而在具体工作上,还需要增强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在执行的同时,也需要想办法、提建议、汇报成果。

    “知而不言”不是“知无不言”。所谓:“先知而后行”“不知而言,不智。”党员干部的方法论源于唯物辩证法,讲话说话需要讲究实事求是、客观公正,了解事实不能由眼前的乱象、网上的段子、耳边的瞎扯决定。没有全面的调查研究,就不能以偏概全地认为自己掌握了全局,可以毫无顾忌说“实话”。在群众面前,党员干部往往是不区分个人的。任何一名党员干部的不当言论,影响的是我们党的形象。说话之前,首先得想清楚自己是否真的“知道”了,对听说的一些情况是不是真的相信,如果不能做到“真知真信”而妄加评议,伤害的不仅仅是党,毁灭的也可能是自己。对于一些还未公布的事实,也不能根据主观猜想,大肆张扬,因为事实需要澄清,也需要过渡,要站在党和群众的利益面前,为自己说话造成的影响负责。如果一名党员干部,不能或者不敢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不能控制自己说话造成影响,那的确应该“知而不言”。

    千百年来,对“知而不言”的解释有各种各样的用法。但笔者感到,不管解释和运用如何,心为党所系,所言所行,就不会偏不易歪。“知而不言”不是美,为党所言才是情。